明通新闻专线
[高级搜索]



英特尔转型:超极本的开发

新闻营销    2012-12-24     阅读:16179 次

      一个是山寨气质的华强北,一个是垄断全球PC芯片市场的大佬—你也许一时间还无法把这二者相提并论,而英特尔已悄然放下了身段。

这个变化,或称转型,是从超极本开始的。

2011年6月,英特尔在台北电脑展上首次提出了超极本的概念,他们对这种特殊笔记本的厚度、续航能力和开机时间在内的7项参数提出要求,并作为“下一代PC”的形态在此后一年半的时间中不遗余力地推广。

英特尔没有一步跳到Pad的世界,有它的历史包袱。

简单说来,计算机指令系统分为复杂和精简两种,这决定了芯片产品截然不同的两个研发方向,而英特尔的x86架构芯片属于前者。在1990年代,时任英特尔CEO的格鲁夫冒着让公司倒闭的风险做了一个决定:沿用x86架构。现在看来,这个决定让它站在了所有芯片公司的对立面,但也独自收获了PC业繁荣的果实。

格鲁夫赌对了,但他其实也不得不这样选择:放弃x86就等于放弃英特尔积累了几十年的销售网络和技术优势。

眼下的状况仿佛又跳回到21年前。只是这一次,市场的风向变了。精简指令集的芯片,或称ARM架构—尽管不适用于PC的复杂应用体系,却更适合智能手机及平板电脑,因为它的功耗更低—市场成熟了。使用这一授权架构的高通在最近两年迅速崛起,目前已成为仅次于英特尔和三星的全球第三大芯片厂商。

短短几年时间,英国公司ARM成为了英特尔最忌惮的对手。英特尔的营收比ARM高出了将近60倍,这家以架构研发和授权为商业模式的公司曾对《第一财经周刊》表示“不想成为一家特别大的公司”。但ARM已经无处不在,在2011年的智能手机市场中,ARM架构的芯片份额高达90%.后来更糟糕的事情出现了,ARM抢走了微软,Windows8的盟友不再只有x86结构的芯片。

超极本在本质上仍是PC,它既能延续英特尔的既有优势,又能以轻薄和高续航能力作为突破点。在英特尔的构想中,未来的PC与平板将融为一体,它既可以键盘办公也支持触屏娱乐,用户只需要一件大尺寸智能终端。超极本被冠以“革命性”的形容词并从今年4月份开始大规模推广,“这是过去十年当中,我本人主管工作中最大的一笔市场投资。”英特尔高级副总裁兼销售与市场事业部总经理唐克锐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保住PC市场,就意味着留住了60%的收入。尽管这已经是PC的黄昏时期了—今年第三季度PC出货量首次下滑,IDC和Gartner两大调查机构出具的下降比率都超过了8%.

作为一个至关重要的赌注,超极本的开局并不理想。英特尔曾预测2012年底超极本将占有所有笔记本市场的40%.这个预期几乎遭遇了所有厂商的一致否定,根据巴克莱资本的数据,在今年第二季度笔记本电脑的总销量中,超极本所占比例仅为5%.Windows8的出现给了超极本更多机会—不过微软这款具有赌注性的产品也开局不利。惠普[微博]曾表示,预计到2013年年底,惠普笔记本电脑销量中超极本将占据15%到20%的比例,而这一数字到2014年年底将升至40%左右。相比起英特尔的预期,这个数字看起来也不那么积极。

英特尔的董事会也许正在对6年前的错误决策后悔不已。2006年6月,英特尔将XScale手机及手持设备芯片业务,以6亿美元卖给了Marvell.XScale系列处理器是英特尔最早开发的移动嵌入式芯片,但这个芯片组当时的年收入贡献还不到2.5亿美元,而它所耗费的研发成本高达数十亿美元。

这是大公司在面临创新时的典型失误。英特尔本可以将当时还弱小的对手扼杀于摇篮中。

在它毫不犹豫地抛弃了移动包袱后的第二年,iPhone诞生,乔布斯对智能手机进行了重新定义,手机也进入到高性能嵌入式芯片的时代。其后的故事,大家都看到了:英特尔看着对手在移动市场拿到越来越高的份额,这步错棋使其彻底失去了先发优势,并至今还在弥补和承受当年的代价。值得一提的是,XScale系列处理器的内核是ARM架构。

现在,英特尔正试图在深圳弥补当时错误的决定。

主业的牵制,让英特尔在移动芯片领域一直表现得比较犹豫。这已不是英特尔的第一次尝试。四五年前,上网本和CULV平台曾被作为轻薄的概念推广,但上网本由于性能和用户体验的脱节在今年平板电脑的冲击下出货量大减,而CULV平台—或许你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它是处理器发展还不成熟就推出超轻薄解决方案的失败案例。

两次不算成功的经验让英特尔意识到芯片的变化不足以支撑PC的变革。

现在英特尔不得不放下产业链上游的身段。它急于打造一个联盟,将零部件供应商、软件厂商这些PC生态系统的组成部分都招入可控范围,并在全球组建了一个200多人的供应链合作团队完成以前PC厂商才需要做的工作。

第一届供应链大会的报名者超过了场地的上限,最后不得不控制参与人数和级别,这一直让英特尔津津乐道。

PC零部件供应链第一次被英特尔放在了重要的位置,以前它们只需要和联想、戴尔这样的品牌商打好交道。

高宇的角色也因此发生了变化,尽管名片上的头衔仍是英特尔OEM/ODM区域技术总监,但品牌厂商和代工厂的认同已经无法满足英特尔移动战略的需要。“苹果是最典型的例子,它不仅能在技术上实现,成本和供应也跟得上,核心就是供应商的能力。”高宇说。

对于高宇来说,这种直接面向PC零部件供应商谈判的经验几乎是从头开始,连可以牵线的熟人都没有几个,高宇只能采取最原始的办法:拨打公司总机,或者在各种展会中与迎面而来的陌生人换张名片。

第一次见面高宇甚至会有些尴尬,“不知道该从哪里谈起”。供应商们一开始也只是好奇,或者说没什么信心:要达到超极本的外观要求,就连转轴零件的生产方式都会发生变化,这涉及到设备和流水线的改造及人工成本的增加。

“有没有其他的实现方式”和“这个市场有多大”是高宇面对的最多的问题。他也勾画不出确切的答案,毕竟在整个产业链投入之前,超极本还只存在于图纸当中。
 

相关阅读:

返回明通新闻专线 
2010 Meantimewire,Incorporated.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8117091号